中外军品是收藏者的首选平台,收藏的保障,中外军品全体员工全心为您服务

产品分类

当前位置: 中外军品网 > 最新动态 >

从八一电台到小八一电台

时间:2013-03-28 14:09来源:未知 作者:guanliyuan 点击:

   

1950年,年青的共和国面临着美帝国主义的威胁,为了保家卫国,为了支援朝鲜人民的正义之战,中国人民志愿军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和朝鲜人民并肩战斗。此时,前线部队急需适用的通信电台。时任重工业部电信工业局副局长的王士光同志,主管计划、生产、科技工作,临危受命,立即组织各电信工厂整修出几千部战场上缴获的通信装备,及时运往前线,满足了中国人民志愿军的急需。当时,苏联为我国提供了几种通信装备,但频率范围狭窄,又笨又重,还要用汽油发电机供电,不符合我军运动作战需要。王士光与王铮局长一起坚决主张走“自力更生”的道路,组织了12个企业的4000多名职工,不分昼夜地研制抗美援朝急需的军用通信装备和电子管、电子元器件等基础产品:由当时的天津电工二厂(后来的712厂)开发九一型100瓦短波电台,装备到军师之间;八一型15瓦短波电台,装备到师团之间;由当时的南京无线电厂(后来的714厂)开发七一型2瓦短波电台,装备到团营之间;并由天津电工二厂开发702型超短波超再生步谈机,装备到营连之间,从而构成了一套战术电台系列。
      为了使志愿军将士早日用上国产电台,712厂和714厂的科技人员在“最可爱的人”的英勇事迹感召下,克服了种种困难,仅用几个月的时间就研制出来样机,并立马批量生产,全体职工通力合作,装配车间工人更是连续奋战36小时不下火线,保质保量地完成了任务,并连夜将检测合格的电台包装送往在车站守侯的火车上开赴朝鲜前线,在抗美援朝中发挥了保障通信指挥的作用。
抗美援朝战争中,志愿军通信兵使用了数以万计的电台,有从国民党军队和日军、美军缴获的,有从苏联买来的,还有我国自行研制生产的。据志愿军通信官兵反映,最好用的还是国产七一电台和八一电台,凭其体积小、重量轻、功率大的优势,备受作战部队的青睐。电影《英雄儿女》中的王成,就是使用这种国产七一电台,喊出了震撼人心的“向我开炮”,给几代中国人民留下了刻骨铭心的印象!战后,志愿军彭德怀司令员专程到工厂看望全体职工,表扬他们制造的电台为抗美援朝立了大功。
      限于我国上个世纪50年代的技术水平,这些电台都是采用指型玻壳电子管。八一电台输出功率15瓦,还需要一个2E22大型功放玻壳电子管。整个电台包含发射机、接收机和接收用组合干电池,共重26公斤,另配一部手摇发电机和鞭状天线、双馈对称振子天线等等附件,需要一个通信班的士兵来背负行军和使用。行军时只能背着电台用鞭状天线边走边接收,发射时,必须停下来,选择合适的地形地物来架设天线,并由两位士兵合力来摇发电机,供给电台所需的60瓦电源。严格地讲,八一型短波电台没有达到移动通信必须的“动中通”要求,即通信双方或至少有一方在运动中进行信息交换,而只能算是一种可搬移的通信,或称之为游牧通信。
      1953年第二机械工业部主管电子工业的第十局组织了抗美援朝通讯器材维修工作团,深入到朝鲜中国人民志愿军部队,对国产战术电台进行全面维护检修。当时712厂选派了质检科长平永保、总装车间主任王祥恒和技术员李进良,714厂选派了设计科长胡经纶和技术员朱文烈,还有其他工厂的工程技术人员分成几个小组奔赴各地部队前线,在临时搭建的草棚中打下木桩,铺上床板,拉起电线,架起从国内带去的仪器,就地成立了前线维修工作间。我们和通信战士吃住在一起,日以继夜,把附近部队一批批送来带有故障的各种战术电台全面进行检测维修,再把整旧如新的电台送还部队。这些新中国自主开发生产的战术电台,经过了三年残酷战争的考验,不可避免地出现了各种各样的质量问题,其中有两个最为严重最为普遍的共性问题:
      一是所有战术电台使用时都要寻找、要微调,就是刚开机时,虽然事先约定了通信频率,但频率度盘不准确,必须仔细搜索,才能找到需要通信的电台讯号,建立通信联络。在通信时频率会漂移,必须手握度盘旋钮随时跟踪微调,才能保持通信联络不会中断。
      二是所有战术电台用了半年左右变压器会断线,起初国内将好变压器送去更换,后来因为坏的太多了,靠国内送去维修备件已经赶不上趟了,不得不组织了一批绕线女工到志愿军部队去绕变压器。
      和我一道检修的通信战士曾经告诉我,在前线一旦电台出了故障,限于条件,维修不了,只能冒死通过美军交通封锁线将电台送到后方修理,有些通信战士往往不是死在枪林弹雨的前线,而是在通过封锁线时惨遭美军密集炮火的杀害。我在志愿军部队检修时,经常眼前好象闪过士兵倒在血泊中,又闪过士兵通信联络成功的笑容。鞭策我精心维修每一部电台,详细记录了上千部电台的故障现象、诊断原因和检修结果,积累宝贵的检测维修资料。这一阶段的经历,对我这样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具有终生难忘的教育意义,指导了我一生的技术生涯,使我了解到前线对电台的实际战术技术要求,懂得了军工产品质量涉及生死攸关的大问题。如果电台少出一次故障,通信战士就少一次被杀害的危险,多一次保障通信联络成功的机会,激励我攻克难关的决心。
      回国后十局曾召开会议进行全面总结,深入研究,寻求改进的途径。针对要寻找、要微调问题,我全面测试发现主要是开机频率不准确,随着使用过程,机内温度上升,元器件参数变化,分布容量和分布电感变化,以致造成温升频移。对于要寻找的问题,后来采用晶体振荡器和光学度盘,从而质量问题大大改善。对于要微调的问题,我就睡在实验室,夜以继日地经过几百次的试验分析,发现所用塑胶线和塑胶电子管座温度系数太大,改用裸线和瓷制管座,并采用负温度系数瓷介电容器补偿等等措施,使得温升频移大大减少,频率比较稳定,也就用不着不断微调度盘旋钮,攻克了技术难关。
      针对变压器断线问题,我全面分析了检修记录,发现必须具备三个条件才会断线:一是由矽钢片作成的变压器(空心变压器如中频变压器不会断线),二是变压器上有直流高压(不加直流高压的矽钢片变压器也不会断线),三是处在潮湿环境(因为当时志愿军的防空力量薄弱,不得不长年躲在潮湿的矿井坑道中,而在国内军营中同样的加直流高压的矽钢片变压器也不会断线)。模拟这三个条件在潮湿箱中实验,大概也是半年时间,加直流高压的铜线线包会逐渐腐蚀而断线,而不加电的同类对比变压器却不会断线。终于找到是电化学腐蚀作用造成的,由于潮湿环境的电解质作用,加了直流高压的线包铜线,其铜阳离子会游离到接地的矽钢片,久而久之,铜线上的铜会像电镀那样,逐步转移到负极的矽钢片上,线包铜线上最薄弱处铜阳离子走光了,最后也就断线了。找到原因改进措施也就有了,后来采用密封变压器隔离潮湿就彻底解决此问题。这两个最为严重最为普遍的共性问题彻底解决后,组织上曾召开会议让我介绍经验,组织推广应用,使得所有战术电台的质量都大大提高了。
      1958年为支援大西北的军工建设,712厂调出了200多干部和工人来到陕西宝鸡筹建烽火机械厂(769厂),当时虞承藻任总工程师,我任技术科副科长,带领几个新毕业的大学生和一大批南京无线电工业学校的中专生承接八一电台的转产。八一型短波电台和七一型短波电台经过不断改进,品质越来越高,一直生产到上个世纪60年代末,大量装备了中国人民解放军。
……

(有关详情,请关注《专业无线通信》传媒 2007年第六期)